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
考生通过官网获知录取后再落榜 学校称系误会

此为考生提供的截图

  命运跟两个女孩开了同一个玩笑——今年夏天,18岁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学生张静怡和19岁的广东省韶关市学生连雪妃参加高考,都报考了天津音乐学院。

  从艺术类本科院校录取那天起,张静怡就紧盯着天津音乐学院的官方网站,几乎“每个小时”刷新一次。一周之后(7月14日午间),她在网站的“2011年本科招生录取查询系统”里输入准考证号“10301073”,电脑屏幕显示,“是否录取”栏中为“是”。几乎同时,千里之外的考号为“602061072”的连雪妃也在电脑前得到了同样的查询结果。她兴奋得尖叫了起来。

  期待已久的结果到来这天,张家计划“庆祝一番”。然而,喜悦在日落前结束。广东那家人的喜悦持续了两天,7月16日,他们再次查询,受到了与黑龙江那家人同样的打击……

  命运跟两个女孩开了同一个玩笑

  今年夏天,18岁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考生张静怡和19岁的广东省韶关市考生连雪妃参加高考,都报考了天津音乐学院。

  从艺术类本科院校录取那天起,张静怡就紧盯着天津音乐学院的官方网站,几乎“每个小时”刷新一次。一周之后,她在网站的“2011年本科招生录取查询系统”里输入准考证号“10301073”,电脑屏幕显示,“是否录取”栏目为“是”。

  这是2011年7月14日午间,“12:30~13:30之间”。

  几乎同时,千里之外的考号为“602061072”的连雪妃也在电脑前得到了同样的查询结果。她兴奋得尖叫了起来。父亲连智兴用电脑截下了这个页面——每次女儿查询成绩的时刻他都喜欢截一张图,只是没想到,这张12点46分03秒截下的图片,日后会成为“证据”。

  不约而同,张静怡也在父亲张林庆的指挥下,将查询结果页面保存为图片。“终于被录取了,做个纪念。”张林庆说。因为“望女成凤”,这个三口之家去年9月搬到天津,在天津音乐学院附近租房居住,父母打工养家,请音乐学院教师指导女儿练习声乐。

  期待已久的结果到来这天,张家计划“庆祝一番”。然而,喜悦在日落之前结束。当天下午“17:00~17:30之间”,他们又查了一遍,结果是“准考证号不符或未通过被录取”。

  这家人顿时“蒙了”。

  “我们孩子几个小时之内经受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受到很大的打击,快要从6楼跳下去了。”张林庆说。

  广东那家人的喜悦持续得更久一些。过了两天,7月16日晚间,他们再次查询,受到了与黑龙江这家人同样的打击。

  “我们孩子被录取了,为什么又没有了?”张林庆说,“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呀。”

  7月15日,张林庆夫妇到天津音乐学院,发现谁也找不到,门卫告诉他们,学校放暑假了。他们辗转找到招生办公室的一位老师,据解释,是查询系统出了错误。

  “就像写数学题一样,错了就拿橡皮擦了,就再写一个数?”张林庆不接受这个解释。

  远在广东的连智兴也打电话反映问题。他说,该校一位值班负责人称,那个查询窗口当时还不是高考录取查询窗口,查到的是此前举行的专业课成绩合格的结果。

  连智兴不认为这是一个“合理而有说服力的说法”。

  你敢公布你的名单吗?高过我的我甘拜下风

  艺术院校有着迥异于其他院校的录取规则。在参加文化课考试也就是高考之前,考生必须通过专业考试,否则没有资格填报志愿。而且,考生文化课成绩和专业成绩均合格时,可按文化课成绩录取,也可按专业成绩录取,或者文化、专业成绩各占一定比例录取。

  天津音乐学院是国内31所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之一,根据教育部规定,可以自行划定本校的专业分数线和文化录取控制分数线。

  2011年,天津音乐学院在天津、湖南、甘肃、河南设立了4个专业课考点。年初,报考钢琴专业的连雪妃和报考声乐专业的张静怡各自在湖南和天津考点考试,分别考了86.12分和74.20分,随后获得了学校发放的专业课合格证,这意味着她们高考可以填报该校。

  根据天津音乐学院2011年划定的文化课最低分数线,声乐系要求最低240分,其中英语最低38分;钢琴系要求最低240分,其中英语最低40分。在文化课达线的基础上,“按专业名次从高到低依次录取”。

  两个女孩的文化课都达线。在高考中,张静怡考了372分,其中英语63分,而连雪妃考了302分,其中英语74分。

  她们想要知道,“按专业名次从高到低依次录取”,自己究竟排在第几名,录取名额是多少?

  然而,这两个家庭都无法从公开渠道查到那条绊住自己的专业分数线。他们怀疑,在7月14日那天,明明查到已被录取,后又落空,可能存在不可告人的招生“黑幕”。

  张林庆说,自己就想问问这段时间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要天津音乐学院拿出透明度来,专业分的最低录取线多少,每个人多少分录进去的。要是有一个低于我家孩子这分的,他(她)是怎么上去的?我要求看一下每个考生的真实成绩。技不如人,我啥也不说,只能认了。”

  连智兴也说:“你敢公布你的名单吗?高过我的我甘拜下风。”

  得知连雪妃与自己女儿有类似遭遇,张林庆联想,“这不是个别现象吧”?“以为就我们这么倒霉,没想到天涯海角还有一个沦落的人”。

  我们不能因为抱歉就把当时查询的考生录进来

  广东省教育考试院给连雪妃的书面答复中说,经向天津音乐学院了解,2011年高校招生录取结果正式查询时间为7月15日,此前的数据库里仍为专业课考试的数据,“你在7月14日查询时,显示已被录取的查询结果是有误的”。

  天津音乐学院招生办公室科长于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学校之前陆续接受考生电话咨询时,均告知对方7月15日以后可以查到录取结果。7月14日,学校官方网站发布了“2011年本科招生考试录取相关通知”,告知专业合格的考生可于2011年7月15日进行录取结果查询。

  “有的考生可能看到的是专业合格的名单,并不是录取名单。”于娟说,7月14日这天,学校对网站做前期维护和更新,网站工作人员没有想到此时会有考生查询,忘记关闭前台页面,窗口界面改成了录取查询系统,后台名单却还没来得及更新,数据库里仍是几个月前供考生查询的专业课成绩数据库。赶巧在那个时候有人去查。

  “对于这些考生我们感到抱歉。”于娟说。事后,她向咨询的连雪妃一家作了详细的解答,相关工作人员也受到批评。

  “我们承认了错误,希望能够理解。”她说,但是不能因为抱歉就把当时查询的考生录进来。何况,学校事先告知了确切的查询时间。

  本报记者于7月25日在天津音乐学院网站上看到了这份通知,当时页面显示的发布日期为7月21日。过了几天,记者再次打开这份通知,发现发布日期已经改为“7月14日”。

  对此,于娟解释说,通知确实是7月14日发布的,但7月21日工作人员在网站上发了另一份与之无关的通知,不小心使这份通知的日期变为7月21日。后来,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学校又将日期改回7月14日。

  全国的音乐院校都不公布专业分数线

  教育部允许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的艺术类本科专业,可以不编制分省分专业招生计划。天津音乐学院没有将招生计划分到各省级行政区,因此,连雪妃不是与本省考生竞争录取名额,而是与全国考生一起排名接受挑选。

  连雪妃希望得知自己在报考天津音乐学院钢琴专业的全国所有考生中的名次。而于娟告诉记者,由于不同考点的评委不同,而且艺术类考试打分主观性强,因此不同考点的考生成绩之间没有可比性,最后出来的成绩不能放在一起比。就算有其他考点的考生被录取但专业分数低于她,“也是正常的”。

  据于娟介绍,从现实情况来看,天津考点的考生最多,整体水平也比外地考点要高。各考点的评委回校以后,要共同开会研究,判断哪个考点发放多少张合格证。那些拿到合格证的考生也可以参加其他院校的测试,有可能在高考中放弃报考天津音乐学院,因此发放合格证时还需考虑高考志愿流失情况。

  教育部规定,合格证书发放数量“原则上按与本校相应艺术类专业招生计划4∶1的比例发放”,也就是说,每招收100名学生,原则上可以发出400张合格证。于娟说,天津音乐学院基本上是按照1.5∶1的比例发放。钢琴专业在湖南考点总共发放了4张合格证,连雪妃的成绩排在第三名,高考过后,湖南考点的第二名和第四名均未报考,天津音乐学院录取了第一名。

  于娟说,在天津音乐学院今年招收的770多名学生中,钢琴专业有30多人,只有湖南考点第一名是外地考点中最终被录取的。

  在填报志愿时,连雪妃根据自己以及在网上查到的其他考生的专业课成绩,判断自己属于中上水平,估计只要高考成绩达线,就不会被淘汰。她说,假如当时知道湖南考点只能录取一人,自己绝不会报考。学校为什么不提前公布这个计划?

  对此,于娟解释,具体到考点的招生计划是谁也无法提前预知的,因为需要依据各考点的高考报名情况和高考成绩来确定。假如当时就宣布湖南考点钢琴专业只录取1人,“可能把所有的考生都吓跑了”。

  至于连雪妃等人提出的公布录取名单和专业分数的要求,于娟表示,“我们没有公布录取名单的先例”,而且全国的音乐院校都不公布专业分数线,一个原因是,每年的水平都不一样,对考生没有参考价值。

  但是,教育部发布的招生办法指出:“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可自行划定本校艺术类本科专业考试分数线和文化考试录取控制分数线,并须在本校网站上公布”。无论在天津音乐学院还是其他音乐院校的网站上,只能见到“文化考试录取控制分数线”,见不到“专业考试分数线”。

  看起来,连雪妃和张静怡只能接受最终的结果。在被命运开了一个令人不快的玩笑之后,她们不得不回到各自的轨道上。连雪妃决定复读一年,明年再考。张静怡比她幸运,以另外一个志愿被哈尔滨的一所大学录取。但这家人依然留在天津,想要当面讨一个明确的说法。只要学校不公布专业录取线和录取名单,他们很难相信自己是真的技不如人。

  这两个像蚂蚁一样普通的考生有足够的勇气承受落榜的打击,却很难接受这个明晃晃的现实:在现有的游戏规则下,从始至终,她们都无从得知自己面前有几个录取名额,也没法知道身边有多少竞争对手,而自己在这场竞争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Yangkai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